行业动态

首页> 新闻中心> 行业动态

创新驱动讲述湖南故事

2013-05-10 328 字号
  第七届中部博览会,湖南综合形象展示区。
  “超级杂交稻”、“超级计算机”、世界最大功率电力机车、86米臂架泵车等8张巨幅照,代表8个“世界之最”,讲述了8个科技创新的“湖南故事”。这是湖南人的骄傲,亦是湖南人的底气。
  人们可能不会想到,湖南这个科技资源和基础条件都不占优的中部省份,却在科技创新上一再令人瞩目,“十一五”以来国家科技奖励总数居全国前列……
  “我们相信,把增强自主创新能力作为战略基点,作为调结构、转方式的中心环节来抓,不断为湖南经济社会发展注入创新因素,必将为湖南保持充满活力、持续向上的发展势头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。这是湖南人的自觉,也是湖南人的自信。”省委书记周强说。
  转型的支点——
  把握了科技创新,就把握了可持续发展的未来
  仿佛一辆快速向前的列车,在持续多年的高速运转后,一直致力于后发赶超的湖南站在了又一个十字路口。
  资源环境压力加大,要求湖南经济结构必须更优、更轻、更绿;能源供应日渐趋紧,缺煤、少气、无油的湖南面临经济高速发展的能源瓶颈;就连一度具有比较优势的劳动力资源,也开始有了成本上升,甚至用工不足的担忧。
  在湖南省委常委、副省长陈肇雄看来,立足于现实,湖南正处于加速发展的阶段,也正处于从过去粗放发展到集约发展的阶段、从重化工业往高新产业发展迈进的阶段,最重要最紧迫的问题是转变发展方式,而转变发展方式必须有强有力的科技支撑。
  洞庭湖畔的巴陵石化,可持续发展的压力萦绕多年:同沿海发达地区的兄弟企业相比,企业只是业内的“小块头”,“先天优势”相对不足;同其他行业相比,石化行业早已贴上“两高”标签,发展空间日益局促。
  多年探索,巴陵人总结了这样一句话:“竞争力源于创新力。”通过创新,让企业找到了差异化竞争的核心动力,不仅成为国内SBS(第三代合成橡胶)生产线最多、能力最强、最具国际竞争力的锂系聚合物生产企业,而且成为国内同行的风向标。
  企业是经济的细胞。巴陵石化的求新之道,映射出湖南眼下的路径选择——没有自主创新,就没有经济健康发展的当前,更谈不上持续发展的未来。
  在铁建重工负责人看来,工程机械的未来是地下作业时代。但是长期以来,工程机械“地下市场”的话语权,一直被西方发达国家把持。以业内“航空母舰”级产品盾构机为例,西方几家大型工程机械企业,几乎占据了全部国内市场。
  这就不难理解,当企业在湖南申报盾构机的科技项目时,最初得到的是惊讶与质疑:“你们有这个能力吗?”
  他们用事实作答。短短5年,企业自主研制的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盾构机,不仅在去年占据国内国产盾构机的“半壁江山”,年产量和市场占有率国内第一,而且迫使国外同类产品价格下降了近50%。
  这其中的秘诀,是铁建重工以创新为导向的自觉,是同步搭建9个研究院、吸收600多名科研人员的大气,是每年拿出近400万元奖励有突出贡献科技人员的决心。一句话,还是依靠科技创新。
  铁建重工的迅猛势头,让湖南人看到了挑战中的机遇:新一轮全球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正孕育着突破,抓住先机,湖南就有可能实现新跨越。
  早在两年前,“创新型湖南”就已被湖南列为作为着力打造的“名片”之一。今年2月,指导湖南未来创新工作的纲领性文件——《创新型湖南建设纲要》正式出台。湖南省再次明确提出,让创新成为推动科学发展的动力,推动湖南迈上创新驱动、内生增长的发展轨道。
  协同的“魔力”——
  产学研一体化“点石成金”,科技与产业深度融合
  12年前的岳麓山下,年过半百的中南大学教授何清华,与中南大学智能机械研究所的十余名同事一道,靠着50万元借款和租赁而来的闲置厂房,迈上创业之路。山河智能的创业传奇,由此着墨。
  如今的山河智能,总资产近50亿元,员工近4000人,堪称中国小型施工机械领域的龙头企业,位列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。
  在湖南,类似的传奇演绎还有很多。从众多成功故事的背后,湖南人看到了产学研一体化“点石成金”般的魔力,看到了科技与产业深度融合的惊人能量。
  不过,产学研一体化,知易行难。企业看中的是经济利益,高校和科研院所看中的是科研价值。湖南人明白,消弭二者鸿沟,还是得靠创新。
  湖南在全国率先实行两个“70%”,即“知识产权和科技成果作价入股,占股比例由双方共同商定,最高比例可达到公司注册资本的70%。成果持有单位最高可以从技术转让(入股)所得的净收入(股权)中提取70%的比例奖励科技成果完成人”。
  这是先行先试的过人气魄,瞄准的是产学研结合创新和科技成果转移流动的主要政策障碍。放眼全国,这两个比例大多在10%到35%之间。
  政策层面的突破,催生了创新活力的迸发。“红宇耐磨”的成长,便是最好的注脚之一。
  2006年,一家在化工行业苦苦支撑的小型企业来到中南大学,希望找寻一个可以投资的项目,进行转型。企业负责人看中了任立军团队和他们在耐磨材料领域中的多项专利。
  这位与耐磨材料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教授,在退休之后走上了企业总工程师的岗位。他的专利被应用到球磨机关键零部件——磨球和衬板的生产,使企业在业内的技术水准迅速提升至世界顶尖之列。2011年,这家取名为“红宇耐磨”的公司,销售额超过2.4亿元,利润达5700万元。
  回顾短短几年的创业史,任立军深有感触:“以前虽也有过技术转让的经历,但与企业打交道更像客人,现在,有责权利的清晰界定,自己成了主人之一,等于是与企业一同成长。”
  科技人员的创业热情,便这样被点燃。一大批由科技人员领办或创办的科技型中小企业,在湖南异军突起。仅中南大学,就有150余家,去年产值超过200亿元,极大地带动了以企业为主体的创新体系建设。
  2010年,湖南获国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基金的数量排全国第三,获创新基金3亿元,排全国第四位。
  指挥的艺术——
  政府引导“握指成拳”,技术攻关紧贴产业需求
  走创新驱动之路,党委政府该扮演什么角色?
  不做管家,当好向导。
  “立足全国来看,湖南的科技资源并不占优势,这就注定不能撒胡椒面,而需‘握指成拳’,通过政府的‘指挥棒’,将有限的物力人力引向关键技术瓶颈以及重大攻关项目。”湖南省科技厅厅长彭国甫说。
  2009年3月,湘电集团牵头,与湖南大学、南车株洲研究所、国防科大、江麓机电“捆绑”在一起,拿下湖南省科技厅招标设立的重大科技专项——“兆瓦级低风速直驱式风力发电机组产业化关键技术研究”。用湘电集团总工程师罗百敏的话来说,如果没有政府的有力协调,这几家企业和院校不会如此紧密地团结在一起,发挥各自优势,攻克该项目一个又一个难关。
  如今,该项目研制的系列风力发电机组已销售800多台,实现销售收入100亿元、利税10亿元。由此,湖南拥有了大型风力发电装备整机和零部件的配套生产链,一举成为我国大型风力发电装备制造基地。
  统一步调,统筹资源。
  根据科技创新需求,湖南成立创新型建设工作领导小组、推进新型工业化领导小组、省高新技术产业发展领导小组等议事协调机构,省主要领导挂帅,统筹协调各有关部门和单位的职能及资源,将目标聚集起来,将责任分解开来,将步调统一起来。
  一系列政策文件接连出台。《关于强化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地位的意见》、《关于促进产学研结合增强自主创新能力的意见》、《高新技术产业发展两个五年计划(2008—2012)(2013—2017)》……有了制度的护航,创新者“闯”的魄力更大,“争”的劲头更猛,“拼”的勇气更足。
  立足湖南,放眼世界。
  通过政府引导,湖南在重大科技专项上实施公开招标,面向全国选择承担单位,面向全球选择合作参与单位。近年来,湖南共组织实施58个省科技重大专项,突破462项重点优势产业中的关键瓶颈技术和社会发展中的共性技术难题,获得专利467项,形成重点新产品612个。
  实践证明,每攻克一批关键技术,就可能诞生一组新产品,甚至壮大一个新产业。以电动汽车行业为例,“十五”、“十一五”期间,湖南紧紧扣住电动汽车的电池、电机、电控关键技术攻关,硬是让该产业在湖南从无到有,从弱到强。
  “重大需求—产业重点—关键技术(重点产品)—发展目标”,这是湖南的创新路线图。以此为指导,湖南高新技术产值4年翻了近两番——从2007年的2700亿元上升为2011年的9772亿元,创造了高新技术产品产值增长率、高新技术产业就业人数增长率两个全国第一。
  集聚的合力——
  业内文章业外做,要“钱袋子”更要“金点子”
  纵观历史,世界产业革命的兴起无不源于科技创新,却又成于金融创新。“业内文章业外做”,湖南人深明此理。
  在长沙高新区,6000多家企业中90%是轻资产、高成长性的科技型中小微企业。长沙银行、浦发银行在园区内专门设立科技支行,为此类企业服务。与此相配套的是,政府给每家科技支行设立2000万元风险补偿基金,承担70%的信贷风险。
  这两家科技支行都必须做到三个“专”:专门的科技信贷业务专属团队,专门的审贷流程,专门的金融产品。由此,传统的单对单、点对点金融服务,变成了新的链接式金融服务。
  自去年11月揭牌后的短短5个月,两家科技支行共对38家小微企业授信9570万元,其中100万元以下的达25家,100万至300万元(含)14家,300万至500万元的11家。
  金融创新,远不止于此。
  今年3月,由政府发起、总规模达1.5亿元的“天使基金”在麓谷起航,专注于投资年销售额2500万元以下的种子期创新型企业;由省科技厅与财政厅联合管理的湖南高新创业投资集团,管理基金规模近100亿元,自2007年成立以来,累计对39家科技型企业进行股权投资达8亿元。
  科技创新,离不开“钱袋子”,更少不了“金点子”。
  湖南自2009年就启动实施了“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百人计划”,目前共引进62名,其中有26人入选国家“千人计划”。为让引进来的高端人才“潜心研究、安心工作”,湖南在其居留和出入境、落户、医疗、住房、子女就学等方面提供绿色通道服务。
  从“杂交水稻之父”袁隆平到以“高性能炭/炭复合材料”拿下空缺6年的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的黄伯云,以及荣获美国“国家科技奖章”、拥有16项自主创新专利的戴立忠,一批科技领军人物在湖南涌现,一批后起之秀在湖南集聚。
  目前,湖南正在实施科技创新团队计划,即重点建设一批有明确攻关目标、产学研紧密结合、创新能力突出的科技创新团队,给予至少3年的稳定支持,承担1个省科技重大专项。到2015年,湖南将重点建设好50个左右的科技创新团队。
  省长徐守盛表示,湖南的近期目标是,“十二五”末,全民创新意识明显增强,开放协同创新水平显著提高,科技成果转化率和科技进步贡献率大幅度提升,具有湖南特色的创新体系基本建成。
  到那时,“敢为人先”的湖南,又将呈现一幅怎样的画卷?
电话咨询 公司地图 首页